糖果派对破解方法
糖果派对破解方法 广告招商

探寻一座城市的国防格局

2017-08-17    糖果派对破解方法    阅读:

  探寻一座城市的国防格局

  □许德斌郭星煌中国国防报记者程荣

  若说一个人的格局应志存高远,那么,一座城市的格局又当如何?

  鄂州,湖北省地域面积最小的地级市,常住人口不足百万,全市仅有1所职业高等院校。然而,这座小城带给人的惊喜多多:2016年大学生征集比例达到45%,超过任务数15个百分点;即将开建的湖北国际物流核心枢纽机场项目,从申报立项之初就被列入军民深度融合发展的重大项目,成为贯彻国防需求规划建设交通工程的一张名片。

  “这是鄂州的国防格局。”湖北省鄂州市委书记李兵说,“拓展城市综合经济体的国防功能,在加快城市建设中大力贯彻国防需求,是放大城市格局的题中应有之义。”

  不论是功能定位,还是数据分析和需求论证,都指向一个目标———国防功能最大化

  “机场项目是鄂州发展史上的重要里程碑。”今年1月,湖北省“两会”上,湖北国际物流核心枢纽机场项目成为鄂州代表团热议的话题。省人大代表、鄂城区区长董国平的这番话,道出了鄂州百万干部群众的心声。

  坊间将湖北国际物流核心枢纽机场项目称为顺丰机场。一名被邀请来论证机场建设项目的专家说:“无论是领导干部还是普通群众,都将顺丰机场视为鄂州城市发展转型的重点工程。只要有利于顺丰机场建设的事情,都能全票通过。”

  记者了解到,顺丰公司启动机场选址工作之初,并未将鄂州纳入考察对象。2014年11月,湖北省和顺丰公司决定扩大核心枢纽项目选址范围,鄂州市凭借军民融合发展优势,最终被列为综合比选地区。2015年6月24日,顺丰集团正式致函湖北省政府,明确选定鄂州市燕矶为顺丰国际物流核心枢纽首选场址,创造了国内民航史上机场选址的最快纪录。

  2015年7月,为加速机场项目建设,鄂州市委成立了5个专门工作部门,军民融合部就是其中之一。该部门由军分区一名领导牵头,军地双方共同选派人员,负责军民融合试点有关项目建设与部队有关方面的联系协调工作。

  “这种机构设置在国内还很少见。”现任机场建设军民融合部部长、鄂州军分区副司令员王兴会说,“军民融合部从机场规划建设的区位优势、军事保障功能与需求、军民深度融合规划建设的项目与内容、贯彻军事需求增加经费测算和军民深度融合规划建设模式等方面进行研究论证,并形成专题报告。”

  记者翻看这份长达4万多字的《鄂州顺丰国际货运机场军民深度融合规划建设论证报告》,不论是功能定位、数据分析还是需求论证,条条框框都指向一个目标:国防功能最大化。据悉,通过反复论证,目前已就机场贯彻军民深度融合规划提出军事需求43项,其中场地设施军民融合建设17项,机场地面保障设备融合建设17项,保障力量融合建设9项。

  不论是普通群众,还是党政领导干部,都秉承一个理念———国防需求统筹考虑

  住在鄂州市杨叶镇的何元兵得知自家住宅被划到拆迁范围后,也盘算过多争取些拆迁款。可参加了镇里的动员会后,这位退伍老兵第一时间在确认书上签了字。

  “这块地是用来建医院的,到了战时专门接收前方的伤病员。这可是大事情,我要是再打小算盘,就对不起曾经穿过的军装。”何元兵对记者说。

  “物流核心枢纽建设虽然落地,但围绕配套产业发展的国防功能拓展,还有很大的潜力可挖。”李兵告诉记者,他们计划在机场附近建设一个包括器官移植等在内的医疗中心。

  未来战争中,伤员一下飞机就可以直接转送到医疗中心救治,为抢救生命赢得最大限度的宝贵时间。何元兵所在的乡镇正处于医疗中心计划建设区域。

  这一设想并非空穴来风。美国孟菲斯因牵手联邦快递,提供了一个全新的城市发展模式:形成一个以机场为中心的空港产业群,并以其速度、灵活性和联结性,摆脱对资源和原材料产地的依赖,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一跃成为美国重镇,国际货运吞吐量雄踞世界第二。在机场运输网络的带动下,孟菲斯建立了处于全球前列的器官移植中心。

  “孟菲斯的今天就是鄂州的明天。”对比两座城市,李兵信心满满。为实现这一目标,鄂州市邀请中国工程院院士、我国生物医院工程创始人和奠基人俞梦孙来实地考察,并为党政领导干部授课。

  那次授课,全市副处级以上领导干部悉数到场。到了自由提问环节,5名提问者就有3人询问健康物联网项目如何与部队需求相结合。

  这一幕,让俞梦孙感慨不已:“一座城市的建设只有符合战略发展要求,才能称为科学有序发展,才能真正实现全面振兴。”

  俞梦孙不知道的是,从2009年开始,鄂州市就开设“科学发展论坛”,定期邀请军地专家授课,全面加强党政领导的国防观念。国防教育早已列入当地党校和公务员培训内容,国防素质也被纳入各级领导干部提拔任用考核内容。

  不论是古时武昌,还是今日鄂州,都有一个自觉行动———国防建设全力支持

  鄂州是千年古都。春秋时期楚王之子熊红在此被封为鄂王,继为鄂邑、鄂郡、鄂县,湖北简称“鄂”即由此而来。三国时,东吴孙权在此定都,取“以武而昌”之义,改鄂县为武昌。

  “鄂州人素有尚武传统,对国防建设打骨子里支持。”对此,鄂州军分区政委徐明感触颇深:“鄂州市户籍人口近百万,常住人口更少,市内仅有1所职业高等院校,但是每年兵员征集任务都完成得很好,大学生入伍比例高。”

  徐明介绍说,鄂州市建立了军地定期协调沟通制度,部队在战斗力建设中遇有需要地方支持的保障项目,可随时向地方政府提出需求;地方每次规划重大项目建设,都及时向部队通报,听取部队意见。如今,军民携手破解制约国防建设的难题,已经成为鄂州干部群众的自觉行动。

  今年3月,鄂州市出台《关于推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意见》,明确要围绕湖北国际物流核心枢纽项目建设,积极引进和发展飞机改装、维修、保养、零部件制造、食品制造等产业以及配套产业。

  记者在现场采访了解到,经过几轮论证申报,机场建设方案已趋成熟,但基于国防功能等方面考虑,仍在做进一步完善。鄂州军分区司令员童杰勋告诉记者:“机场建设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特别是一旦兼顾国防功能,要求将会更高,必须考虑周全。”

  此言不虚。某地花大价钱升级改造机场,但每天增加的班次屈指可数。为什么?因为周边的高楼破坏了机场净空环境,机场再怎么改造也无济于事。

  随着城市的发展,高楼大厦离机场越来越近。很多机场周边高压线塔、发射塔、工业用烟囱等较多,净空环境较为复杂。基于这些考虑,鄂州市制定《机场建设区现状锁定工作方案》,对机场核心区的房屋、重要基础设施现状等逐一锁定。记者了解到,湖北国际物流核心枢纽项目净空保护区域,跨越鄂州、黄石、黄冈三市,指挥部计划设立协调小组,统筹负责周边区域规划控制,梳理现有净空障碍物。(载8月16日《解放军报》)


关键词:探寻一座城市的国防格局 【我要反馈】